大赢家彩票走势图|查看福利彩票走势图

張潮的生活智慧

2019-04-02 11:26:18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□黃勇英

張潮是一個有趣的人,《幽夢影》是一部有趣的書。

沒有人能抗拒一個有趣的男人。俗世之中,許多的男人汲汲于功名、營營于富貴、戚戚于瑣事,理性有余,感性不足,并不能讓人產生親近之感。而漲潮這個男人,活得十分逍遙自在,一景一物,在他的筆下,都生出萬般的風情。長得不帥又如何,屢試不第又如何?照樣高朋滿座,照樣將平常的日子過得風生水起。這種男人,如駘蕩春風,使人心曠神怡,讓人不由心生向往。

大約在他48歲,已到“油膩大叔”的年紀的時候,張潮斷斷續續寫成了《幽夢影》這部小品文集。以“幽夢影”為名,取“如幽人如夢境,似真似幻,如影隨身之意趣”,并蘊含“破人夢中囈語,發警醒世人”之良苦用心。良苦用心我沒有讀到,我讀到的是古代中國人獨特的生活智慧和藝術。其用語之精煉、情趣之高雅、體悟之深遠,皆令人嘆為觀止。

看似平常的事物,到了張潮這里,便有著不同的風致和韻味。他說:“樓上看山,城頭看雪,燈前看花,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,另是一番情景 。”山、雪、花、霞和美人,大都是平常之物,并無稀奇之處。稀奇的是,他選擇了不同的觀景點,這一觀,就觀出了妙處。靜坐小舟,隨碧波蕩漾,看天水間的綺麗云霞,此情此景,如置身畫中,令人喜不自禁,怎能不美,怎能不雅?月下看美人,美人的嬌羞與月色的朦朧相映成趣,猶如水中觀月,霧里看花,那一顰一笑、一肌一容,怎不令人心神蕩漾,浮想聯翩?

張潮是一個審美要求很高的人,他有自己獨到的審美見解。他說:梅邊之石宜古,松下之石宜拙,竹旁之石宜瘦,硯內之石宜巧。“冰骨清寒瘦一枝。玉人初上木蘭時。”梅花的枝干蒼皮斑駁,搭上富有古意的山石可謂相得益彰;“松柏本孤直,難為桃李顏。”孤直之松配笨拙之石,其剛直之氣更為突出;“竹影和詩瘦,梅花入夢香。”瘦竹配瘦石,清瘦之態喜人,真真是得其風骨。硯臺內的石頭精巧就好,“巧”正符合文人雅士的雅致需求。張潮可謂是石的知己,對石頭的把玩出神入化,常人難以達到如此高深的境界。

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完美主義者,他對美人的要求可謂登峰造極。他說:“所謂美人者:以花為貌,以鳥為聲,以月為神,以柳為態,以玉為骨,以冰雪為膚,以秋水為姿,以詩詞為心。吾無間然矣。”以他的標準去找美人,怕像拿著水晶鞋去找落跑的灰姑娘一樣困難。不過,我們也不必因為現實中找不到這樣完美的女子而捶胸頓足,有些東西,存在于想象的世界里更為美好,真的找到了,怕也不覺稀奇可貴。

張潮這個人,雖然在生活品位上追求極致,讓人感到過于精細,似乎趣味有余而陽剛不足,其實不然。他的人生追求一點都不含糊。在為人處世的態度上,他有清醒的認知。對于交朋友,他說:對淵博友,如讀異書;對風雅友,如讀名人詩文;對謹飭友,如讀圣賢經傳;對滑稽友,如閱傳奇小說。每一種人都有他的特點和存在價值,友情需要的是一種廣度。從不同的朋友身上,你可以聽到不同的智慧,得到不同的啟示。他們對你的影響如春風化雨,自然而然。

關于讀書,他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。他說: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;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;老年讀書如臺上玩月;皆以閱歷之淺深,為所得之淺深耳。閱歷助益讀書,讀書增長閱歷,閱歷對讀書的影響至關重要。著名學者林語堂在談讀書體驗時說:“我此時重讀的論文,比幼時所讀全然不同,幼時雖覺其文章有趣,沒有真正魂靈的接觸,未深知其文之佳境所在。”可見,生活閱歷的豐富,有助于我們和文章產生魂靈的接觸,從而產生共鳴。已到中年,此時讀書有如庭中望月,月盡其美,盡收眼底,也算是人生快事!

這個有趣的男人不僅雅趣不俗,其赤子之心亦深為動人。有一次,他跟朋友促膝聊天,面對好友,他感慨地說:“一介之士,必有密友。密友不必定是刎頸之交,大率雖千百里之遙,皆可相信,而不為浮言所動……”他的好朋友石天外當即應和:“如此密友,人生能得幾人?仆愿心齋先生當之。”一個人能夠得到朋友如此傾心的表白,也可以看出此人定是一個能讓人推心置腹的謙謙君子。

作為一個男人,有情趣固然好,有氣節有骨氣則更令人看重。在這一點上,張潮的表態絲毫不含糊。他說:為濁富不若為清貧,以憂生不若以樂死。這種清貧樂道的精神,這種守志不渝的氣節,“這種不慕榮華、不染世俗的生存態度”,讓我看到了渺小的生命活于人世的不朽意義。張潮是一個有趣的男人,更是一個值得欽佩的有骨氣、有氣節、血性的三尺男兒。我想,這也是我敬慕他的最重要原因吧!

人生悲歡沉浮,如一場幽夢。在這短暫的停留中,能夠遇見一個有趣的靈魂,并不容易。張潮說: 天下有一人知己,可以不恨。我想,我是幸運的,有幸在書中與他的靈魂相遇。如果他能從書中走出,與他圍爐夜話,那將是一場多么地妙不可言。

[責任編輯:姚心妮]
大赢家彩票走势图